<sub id="v9tbx"><nobr id="v9tbx"><meter id="v9tbx"></meter></nobr></sub><address id="v9tbx"><nobr id="v9tbx"><nobr id="v9tbx"></nobr></nobr></address>
<em id="v9tbx"></em>

        <em id="v9tbx"><span id="v9tbx"><track id="v9tbx"></track></span></em>
          <address id="v9tbx"></address>

              ?

              背娘上大學小伙回應曾拒絕55萬年薪 對方在同情他

              2021-03-15 12:42?來源 綜合

                背娘上大學小伙回應曾拒絕55萬年薪:13年前“千里背瘋母上大學”感動了很多人的劉秀祥再次被大家關注,大學畢業后的他拒絕年薪55萬元的工作,回到貴州當了教師。

                2021年3月14日,@緊急呼叫 在望謨縣實驗高中見到了擔任副校長的劉秀祥。自2012年回鄉擔任鄉村教師至今,他資助學生、宣傳教育不遺余力。劉秀祥說,自己當初不愿意接受55萬元年薪,是因為認為對方在“同情”他,他說,“思想上的貧窮比經濟上的貧窮更可怕”。

                延伸閱讀

                千里背母上學的他曾活得像個“乞丐” 卻喚醒了全縣的希望

                2020年,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謨縣縣實驗高中副校長劉秀祥先后獲得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和“全國最美教師”稱號。一位普通的中學教師,為何能頻頻獲得榮譽?

                帶著母親邊打工邊上學 第一次高考因病落榜

                劉秀祥4歲時,父親因病離世,母親傷心過度,患上間歇性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哥哥姐姐們先后離家出走,曾經的六口之家,在劉秀祥10歲那年,只剩下他和母親兩人相依為命。

                為了維持基本的生活和給母親買藥,年幼的劉秀祥開始撿廢品、打零工,跟著大人上山采藥。生活艱難,劉秀祥始終沒有放棄讀書上學。沒錢交學費的時候,老師為他墊付了學費,老師一句“你來讀書就好”,劉秀祥至今記在心里。

                小學畢業,劉秀祥以全縣第三名的成績考進縣城里的中學。

                他帶著母親去縣城讀書,因為沒錢租房,就用稻草在學校旁的山坡上搭了間棚子。屋前空地上挖個坑,架上鐵鍋,便是廚房。初中三年,劉秀祥放學后就去撿廢品,周末則四處打零工,每周能掙20多元,勉強維持他和母親的生活。

                初中畢業后,劉秀祥考入安龍縣第一中學,為了賺取學費,那年暑假他跟老鄉到貴州遵義的水電站打工。

                烈日下,抬鋼筋不僅磨破了劉秀祥的肩膀,因為不分白天黑夜干活,睡眠嚴重不足,劉秀祥還從100多米高的架子上栽下來過。

                打工掙的錢交完學費后沒有什么富余,在人生地不熟的安龍縣,劉秀祥租不到一個像樣的安身之所。他租了一間閑置的豬舍,簡單處理之后,和母親住了進去。“以前特別害怕過年,不能給媽媽買衣服,不能給她做好吃的。”

                高中三年,劉秀祥一邊學習,一邊利用課余時間賺錢維持生計,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高考前一周,他病倒了,最終以6分之差落榜。劉秀祥一直企盼的黎明,沒有到來。

                “你抱怨自己沒有鞋 而別人卻沒有腳”

                絕望的時候,劉秀祥想過離開這個世界。他翻開以前的日記,回望自己的過去。過往的窘迫和辛酸一幕幕重現,隨時都要把劉秀祥逼入絕境。

                2002年5月19日日記里的一句話,抓住了劉秀祥的眼睛。

                “當你抱怨沒有鞋穿的時候,你回頭一看,發現別人竟然沒有腳。”這句話讓劉秀祥一下子就釋然了。

                劉秀祥拿著變賣所有家當換來的86元錢,帶著母親離開安龍,到黔西南州的州府興義市,從頭開始。經朋友介紹,他在一家洗浴中心找到了工作。

                人間有溫情 眾人幫助下他再戰高考

                在洗浴中心給客人擦背,劉秀祥可以拿到每位客人五塊錢的報酬,這樣的日子,劉秀祥過了將近50天。

                “從客人的言語中,我看到了另外一種生活,那種生活只能通過讀書獲得。”就這樣,劉秀祥決定復讀,他開始在興義市尋找能夠接收他的學校,但連續聯系了五六所高中,都被拒絕了。有一位校長,他甚至去拜訪了四次。“我第五次去拜訪他,我給他跪下了。”

                這一次,校長接受了劉秀祥。

                事情已經過去十多年,劉秀祥這樣回憶當時的情形,“校長的接納,意義不僅是接納本身,如果他當時沒有接納我,可能我就帶著仇恨離開了,覺得世界很冰冷,人間沒有溫情,而事實上,人間確實有溫情”。

                學校是全封閉管理,因為照顧母親,劉秀祥選擇住在校外。班主任了解到劉秀祥的情況,開始發動全校師生捐款,劉秀祥得以專心致志學習。

                2008年,劉秀祥第二次參加高考,考取了山東臨沂師范學院。

                因為自尊心 買下幾百份報道他的報紙

                考上大學開心的那股勁兒還沒過去,劉秀祥就到鐵礦廠打工,籌集上學的路費。2008年9月,劉秀祥帶著母親千里北上,到大學報到。也是在這期間,他的故事被媒體發現,孝子劉秀祥“千里背母上學”的事跡上了當地報紙的頭版。

                他說:“我花了幾百塊,買下了學校報刊亭所有登我故事的報紙,自尊心強,不希望別人知道。”

                劉秀祥:一個人活著,不應該讓人同情、可憐,應該讓人可親、可佩、可敬。

                大學四年,劉秀祥利用課余時間做著各種兼職,發傳單、擺地攤、做家教、當服務生等等。他將打工所得的收入一部分用于母親的住院治療,一部分寄回貴州,資助初中撿廢品時認識的三個弟弟妹妹上學。

                在校期間,劉秀祥獲得了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等諸多榮譽。

                回鄉教書給孩子們精神動力 “教育就是人與人的情感”

                一路走來,劉秀祥經歷了很多坎坷,也感受到了很多溫暖。

                大學畢業后,一些單位主動向他發來邀請。其中北京一家公司,給出了年薪55萬的待遇。劉秀祥本可以拿著高薪和母親在城市生活,不再回到那個充斥著苦難記憶的老家。

                但這時候,他撿廢品時認識并一直資助的一個妹妹打來電話。電話里,妹妹告訴劉秀祥自己不想讀書了。放下電話,劉秀祥開始為回家作準備。

                劉秀祥:我想回去,給他們精神動力。

                于是,劉秀祥帶著母親回到家鄉,在農村義務教育基層教師招考中,劉秀祥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特崗教師,成為望謨縣打易中學的一名歷史老師,后又被調入望謨縣民族中學高中部任教,最多時擔任五個班的歷史老師和三個班的班主任。

                貴州省中考滿分700分,而劉秀祥面對的,是最高300分出頭、最低不足100分的學生,他們抽煙、喝酒、賭博、談戀愛、玩手機……如何影響這些對未來迷茫的孩子?

                劉秀祥開始策劃形式多樣的主題班會,周末邀請學生到家里聚餐,他甚至和學生講了自己的故事。要知道,即使在自己處境最艱難的時候,他都不愿意向別人提起這些。

                劉秀祥:教育其實就是生活的細節,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8年騎壞8輛摩托車 為資助學生變得“像乞丐”

                3年后,劉秀祥作為特崗教師的任期結束,他可以雙向選擇,自行決定去留。

                劉秀祥選擇繼續留下。

                望謨地區95%以上的土地是山谷丘陵,深山區的老百姓對教育也不夠重視,當時,10余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小學及以下文化程度占46%。劉秀祥想影響更多的人。他騎著摩托車去學生家勸學家訪,車上綁著音響,播放著自己的故事。

                8年里,劉秀祥幾乎跑遍了望謨縣每個鄉鎮,騎壞了8輛摩托車。

                劉秀祥自掏腰包,資助學生,但他的經濟能力畢竟有限。他開始四處籌錢,但借的速度跟不上還的速度,久而久之,就落下了“劉老師像乞丐到處乞討”的名聲。

                劉秀祥:其實人在困難的時候你幫他多少并不重要,你安慰他一句,拉他一把,就是給他希望。

                被喚醒的人們“覺得讀書有用”

                向外,劉秀祥發動自己的大學同學,向內,充分利用自己的演講能力。2018年8月,劉秀祥調任望謨縣實驗高中的副校長,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的職能之一,是對更大范圍內的教師進行德育培訓。他以《相信奮斗的力量》為主題,在全國各地巡回演講1000多場,講述著自己的故事。

                2012年至今,劉秀祥自己資助或對接資助的學生有1900多人。

                截止到2020年9月,他為101名今年考上大學的學生對接了資助,資助金額共計290多萬元。

                另一組數據,更讓劉秀祥激動。2020年高考,望謨縣本科上線率63.44%,在全州9個縣市中排名第三,而5年前,望謨縣高考本科上線率僅為12.26%,排名倒數第二。

                談到變化的原因,劉秀祥說,這里的人們被喚醒了。

                劉秀祥:學生還是那樣的基礎,教師還是那撥教師,結局卻變了。家長被喚醒了,相信學校,學生被喚醒了,覺得讀書有用。

                雖然作為國家級貧困縣,望謨縣至今沒有脫貧摘帽,但這座傾全縣之力斥資1.6億元建造的能容納3000多名學生的望謨縣實驗高中,讓人們看到了當地政府通過教育擺脫貧困的決心。

              編輯: yujeu

                "回應”相關文章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国内女人喷潮完整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草网